为名流巨贾的珍藏估值是一种怎样的经历?


[日期:2020-08-26 17:41]   来源:    阅读:

很少有人会对每一种事物都感到着迷。我自30年前加入佳士得后,做了各种工作,渐渐由一位 专 家变成了一位 博学 家。 佳士得美洲区副主席及高级顾问Jonathan Rendell如是说。博学当然也是一门专业,Rendell将这一独特的技巧运用到他的工作中:为一些难以估值的珍藏估价,例如那些显赫名流和重要人物所留下的遗产。在此,他与我们分享为伊夫 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伊丽莎白 泰勒(Elizabeth Taylor)及洛克菲勒伉俪(the Rockefellers)等非凡珍藏估值的难忘经历。


Jonathan Rendell在李‧拉齐维尔故居中

Rendell表示: 我认为大部分真正的珍藏都是藏家的自我写照,因此能够在其家中欣赏这些珍藏,实在是莫大的荣幸。而这些珍藏上拍时,亦展现出与一般混合拍卖的不同之处:单一藏家专拍往往会清晰地展现出藏家的个人风格。

那么,当他为重要私人珍藏估值时,当他沿着车道走向大宅或乘坐电梯上楼时,心里一般都会想什么?他说: 我想趁一切还放在原位时,尽快到藏家的居所看看。必须在物品被整理前到屋内转转,这样才能让我更了解藏家的个人经历,更接近时间停止的那一剎那。

我会观察整体的布置,然后问自己:这里曾发生过些什么?背后涌动的又是怎样的才华和智慧?我当然会事先准备,但有时亦会茫无头绪。最近我曾到过一间大宅,甫穿过门坎便觉得自己好像一边吃着巧克力蛋糕,一边听着风琴的乐音,那是触动感官的无上体验。

专家表示,为伊夫 圣罗兰公寓内的藏品估值是特别难忘的经历,因为屋内的装潢和设计师的珍藏,都反映出圣罗兰先生过人的艺术品味。与许多收藏艺术品的大宅一样,最瞩目的作品放在客厅里,供客人欣赏。


伊夫 圣罗兰于巴黎巴比伦街的公寓客厅,2009年摄,摆放康斯坦丁 布朗库西的《L.R.夫人肖像》(1914至1917年作),另外还有西奥多‧杰利柯、胡安‧格里斯、巴布罗‧毕加索、保罗‧塞尚、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费尔南‧雷杰及爱德华‧维亚尔的作品。家具包括古斯塔夫‧米克罗斯设计的一对软垫沙发及艾琳‧格雷设计的龙形扶手椅。艺术品: Succession Brancusi All rights reserved.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20. Fernand L ger, DACS 2020. Succession Picasso/DACS, London 2020

他的珍藏焦点是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的雕塑,但最令人惊艳的是艺术品的层次非常丰富多元──杰出的画作、迷人的装饰艺术家具,以及放置在家具上的文艺复兴时期雕塑、鼻烟盒或水晶。在附近嗅来嗅去的是圣罗兰先生的爱犬Moujik。 Rendell忆述道, 我在圣罗兰的公寓待了三个月,也不出所料地爱上了他的宠物犬Moujik。它是Moujik四世,楼下的书房放有沃荷(Warhol)为Moujik二世绘画的四幅肖像画,靠在书架上。

有时我会在某人的家中看到曾在博物馆展出的艺术品。

Jonathan Rendell

如果一批珍藏以画作为主,那么Jonathan走进藏家的主客厅时,目光会自然移到壁炉上方。

有一次在纽约,当我望向壁炉架上方时,不禁感慨 啊,原来这幅画的家在这里 。因为藏家会在夏天外游时将画作放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展出。放在博物馆比留在空房子中安全得多。所以有时候我会在某人的家中看到曾在博物馆展出的艺术品。

饭厅与客厅同样是社交空间,却更加实用。从银器至餐具,晚宴上的所有用具都是可供使用的艺术品。

Rendell表示,佩吉(Peggy)及大卫?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宅邸中的饭厅充分说明这个家族如何遴选珍藏并享受与朋友共度的时光。他说: 那里有65套不同的瓷器。可以说,他们没有一件不钟爱的餐碟。夫妇二人会为不同客人挑选最合适的餐具,那份喜爱从这便可见一斑。


洛克菲勒夫妇的饭厅

在晚宴上摆放瓷器的方式也是另一个重点。 与不同豪华宅邸各自的家佣谈到餐具摆放的方式,总会令我大开眼界。若是要为拍卖图录拍照,我便会请他们示范布置餐桌,最后往往能欣赏到一场 餐桌布置 的表演艺术。我们拍下的照片则是将这种仪式永久保存的一种方式。

因此,塞佛尔(S vres)餐碟和Eley甜品匙的摆放方式,也是一位严谨的藏家、同时也是一位传奇宴会主人美学风格的一部分;而其他曾见证美妙时光的物品或许本身价值不高,却也同样会具有更深层次的意义。

Rendell解释道: 贝琪 布鲁明黛(Betsy Bloomingdale)的家将我带到一个不同的时代,那是加州洋溢乐观精神的时期。我从她的食谱和晚宴清单看到这一点。她会为每场晚宴写下餐饮日志,包括客人坐在餐桌的哪个位置。这很神奇,当我看到那些食谱和记录,便知道那座大宅曾经的样子,亦明白那间光线明亮的大屋意义何在。

有时宅邸的灵魂并不在客厅,而藏在楼上更私人的空间里。Rendell曾到访伊丽莎白 泰勒的家,他忆述道: 那里有巨型的衣橱,泰勒知道自己每次踏出家门,都是电影明星,所以总会依照影迷的期望悉心打扮。

从她的衣橱便可看到,你永远不会看到她穿着牛仔裤现身比佛利山。她的装扮总是符合伊丽莎白 泰勒的形象。她的家里有几件艺术品,因为她的父亲也喜欢收藏,更曾收藏过一件梵高(van Gogh)的作品,但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她的珠宝珍藏。


伊丽莎白‧泰勒衣橱内数量可观的手袋收藏

专家表示大宅的卧室一般没什么特别, 除非像资深藏家多米尼克 德 梅尼尔女士(Mrs Dominique de Menil)在休斯敦家中的卧室一样迷人 那里就像修女的房间般简洁清雅,非常简约,在查里斯 詹姆斯(Charles James)布置的大宅中更显不凡。

作为估值专家,Rendell能有特别的机会一窥名人和重要历史人物的私人世界,他曾到访里根总统伉俪(the Reagans)的家,以及杰奎琳 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妹妹李 拉齐维尔(Lee Radziwill)的家;后者的家 带有一丝异国风情的新英伦品味 。


伊丽莎白‧泰勒贝莱尔大宅的客厅。图片:Firooz Zahedi / Trunk Archive

一旦开始移走屋内的物品,魔法便开始消散。我的职责是保证魔法在物品去往新家的途中不会消失。

Jonathan Rendell

然而,当藏家或其后人毕生网罗的珍品即将重归广阔艺术市场、并永远散落各地之时,Rendell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他难道不会感到一丝难过或惋惜吗?

或许会有一点。 他答道。他再次提起伊夫 圣罗兰的公寓: 我在那里待了三个月,开始收拾前的一晚,我们在公寓举行派对,邀请他的好友来畅饮一番。我们在公寓内点起蜡烛,放满了他生前最爱的百合花。那是怎样刻骨铭心的美丽一幕啊。

后来,大家都主动走到花园中。非常奇怪地,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想要透过窗户欣赏即将消失的事物,想要将整个画面印在脑海中。因为一旦开始移走屋内的物品,魔法便开始消散。我的职责是保证魔法在物品去往新家的途中不会消失。

我走进屋内,像人类学家般探究屋主喜欢的事物,寻找能反映物主个性的东西。这些东西有时候可能没有什么内在价值可言,例如一枚曾属于洛克菲勒的钱夹,但对我来说,它却揭示出洛克菲勒家族、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纽约、财富与地位有关的一切,所有讯息都藏在这件小物之中。 他忆述道。


洛克菲勒钱夹,4.2 x 4 cm.,此拍品于2018年5月9日在网上拍卖以75,000美元成交

大家也会试图留住这种事物。如果你是曼哈顿的银行家,难道不想拥有一件曾经属于洛克菲勒家族的钱夹吗?它让作为买家的你与原物主处于相同的地位,这就是为何来源如此重要。事实上,来源高过一切:物品的出处与其本身同样重要。


鲁道夫‧纽瑞耶夫纽约公寓的客厅,1995年摄,客厅摆放波利克列特斯创作的狄亚多梅诺斯式罗马大理石男子半身雕像,以及约书亚‧雷诺兹爵士绘画的费若斯伯爵乔治‧汤森肖像。图片:AP/Shutterstock

当我获委托为前苏联著名芭蕾舞名家鲁道夫 纽瑞耶夫(Rudolf Nureyev)家中的珍藏估值时,我才来到纽约没多久。我前往他位于西城达科塔(Dakota)的公寓时,似乎能在屋内感受到他的存在:你觉得他随时会走进来,因为屋内所有物品都体现出他的品味。

公寓内的物品散发着一种属于俄国的华丽气息,不同图案巧妙交错。他很喜欢地毯、印花和色彩。那里有许多精美的布艺,非常豪华。 专家补充说: 他显然舍得投资自己,喜欢被皮草大衣包裹的感觉,可惜他英年早逝,令人觉得既美好、又伤感。这份忧郁心情非常 俄式 。


鲁道夫‧纽瑞耶夫纽约公寓的饭厅,1995年摄,内有威尼斯洛可可风格55头穆拉诺玻璃吊灯。图片:AP/Shutterstock

拍卖前夕,我们在公园大道的佳士得旧址举行派对,他的朋友们济济一堂,更有巴拉莱卡琴乐队在一角演奏。大家以一种华丽铺张的方式歌颂这位传奇人物,我爱这样的纪念方式。

编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