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儿红了


[日期:2020-10-17 02:15]   来源:    阅读:

  九月,从庄浪河下游的甘肃兰州上石圈到河口达川一带,河畔、山坡、沟边的枣树上,变得红彤彤一片。枣子全变红了,红得令人心醉,令人想撒开膀子在那红彤彤的霞光里飞翔一番。远远望去,红枣的色彩,像一条条红色的飘带,断断续续,随着庄浪河和黄河水蜿蜒伸展。

  黄土高坡上的大红枣,像一团团红色云朵,随着山峦滚动。凉飕飕的秋风吹来,老绿老绿的枣树叶子,纷纷飘落,枣的红色就更加凸显。那鲜艳、淳朴、厚实的红色,一片连一片,一堆挨一堆,红成了一团团燃烧的火焰,旺旺地烤着黄土地,烤着蓝天,烤着滚滚的黄河水,烤着河畔和山边的村庄,烤得庄户人精神焕发。

  打枣子的好日子到了,全家人一起出动。男人开着农运车,捎带着打枣杆、蛇皮袋;女人手拿箩筐、蒲篮,孩子们蹦蹦跳跳地跟在后边撒欢。老人也闲不住,拿着烟袋锅儿,走进枣林,为儿女搭手帮忙。

  树上,成熟的枣子像红玛瑙一般,一嘟噜一嘟噜地挂在坚韧的枝条上。它们低着头,亮亮地闪着,每一颗都那么饱满、丰硕、脆响,这景象不禁令人精神抖擞、喜笑颜开。

  枣树下的黄土地和绿草,踩上去舒服得很。女人们穿件旧衣裳做工作服,并很快在地面铺展塑纤编织布;孩子们停止了嬉闹,盼着红枣落地,能第一个把大枣塞进嘴里;男人撩掉外衣,望着那红艳艳枣子,却舍不得举起杆子。看着用心伺候了一年的枣树,要被自己亲手敲打下来,着实地不忍心。女人看懂了男人的心思,高声喊叫:“还犹豫什么?这枣子总是要往下打的!”她在一棵小树上蹬了两脚,一些熟透了的枣子“噼里啪啦”掉在塑编布上,敲出了一支欢乐的丰收乐曲。这音乐,也敲动了男人的手心,敲硬了他的心眼。只见他用力挥动枣杆,那枣儿蛋蛋就像红色的雨点,“啪啦啦”地砸向地面。后来,他干脆扒上了树,坐在了虬曲的树杈上,摇晃着、敲打着。这“噼啪”和“啪啦啦”的声音,激动、鼓舞着每一个人。男人的枣杆挥动得更使劲了,调皮的孩子,嘴里嚼着红枣,也爬上一棵小树,使劲儿摇动树枝。地上站的老汉,用烟袋管指点树上的儿子,把枣杆甩向红枣密集的枝头。男人一杆子甩下,枣子“啪啦啦”地砸在了树下……

  夕阳西下,人们开始忙着收拾地上的枣子,他们用簸箕揽,用双手撮,把塑纤编织布收拢,红艳艳的大枣马上成堆,装进蛇皮袋,装到电动三轮车里。

  运枣子的车驶进家门,一家人把大枣摊晒在屋顶上、院子里;把枣子串联起来,挂在屋檐下、窗户上、西墙边;捡出完好无损的,腌几坛酒枣,逢年过节送亲友、自己吃。他们耐心等待枣子晒好,就可上市交易了。

  上石圈——达川的九月,是枣子染红了的九月。这大枣丰收的日子,每个村庄都是一派热气腾腾、喜气洋洋的景色。


友情链接: